谷粒网 www.guli.la,最快更新最后的匈人最新章节!

    整个偌大的匈人营地,几乎只能看到叶峰和门徒十三人站立着,他举着金色马头权杖,一脸的虔诚和狂热,用嘴唇轻吻着金色马头,用只有身边几名门徒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

    “万能的长生天,愿你将荣耀和权力赐予我!愿天堂的宴席内有我的一个席位...”

    其余的匈人和蛮族也是匍匐一片,如同被飓风吹倒的麦子,向着长生天诉说着自己的愿望。

    只有阿提拉和他忠心的侍卫满脸绝望、神色愁苦加上不屑的坐在地上,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对神的信仰,阿提拉几乎是盲目的,但是他相信的是原始的腾格里教,他相信的是萨满的原始的肠卜。

    对于新教,他早有耳闻,但是他并没有放在心中,现在看着眼前的闹剧,阿提拉也没有心情组织,现在所有人都死定了,阿提拉实在想不到罗马联军有什么理由会放过自己。阿提拉纵然有超然的智慧,但是这不代表他能逆天。

    这种违反常理的事情,不仅是阿提拉,后来的好多史学家也一头雾水,所以这也是情理之中。

    而埃提乌斯一脸的自信的对着各族剩下的蛮族首领说道:

    “罗马人已经为战争流够了血,罗马军团将会撤退。如果各位想要进攻一头重伤的孤狼,而不畏惧他的最后的疯狂,各位尽可以进攻。但是,罗马人已经击败了阿提拉,战争结束了,各位可以回去庆祝了,这是一场伟大的胜利!”

    埃提乌斯左手按住罗马式长剑,右手高高举起,发出一声高昂的欢呼声。但是西哥特人离去之后,整个军队都开始死气沉沉,所有人几乎失去了继续战斗下去的欲望。

    埃提乌斯上衣装饰从肩头垂直向下的红紫色流苏。

    一名阿拉曼人首领兴致乏乏的欢呼着,身为罗马军团的雇佣兵。

    阿拉曼人,此时还处于部落形态,不管是在罗马军团,还是匈人阵营,都有他们的存在,他们有着长头发,头发用天然材料染成了鲜红色,这是他们对战斗和鲜血的渴望。

    这名阿拉曼人首领穿着一件毛料短袖,用紫红色丝线制成的精美的纹饰正在胸前,还有一双毛料紧身短裤,一双典型的日耳曼靴子,是一双鹿皮靴,靴子底部是木头,其他是鹿皮,靴子的长度几乎及膝,装饰有美丽的花纹。

    在停到了埃提乌斯的宣言之后,蛮族纷纷散去。

    埃提乌斯将罗马军团集合起来,他跨上马,他头戴奥格斯堡—普菲斯式铁盔,还有令人影响深刻的金色肌肉胸甲,带有可拆卸的护肩,以及腰部下面一圈皮质垂片。盔甲的里面是一件内衬的粗布制成的毡子上衣,其腰部垂着带深紫色的皮条。

    他回头看了一眼空无一人的营房,慷慨的气势油然而发,他甚至将自己幻想成凯撒,我来,我见,我征服!埃提乌斯满心的雄心壮志,还有那浓浓的罗马式高傲。

    最终,他策马而去,带来一阵灰尘,身边的副官吃灰的骑马跟了上去,马队走在了最前面,副官中心中咒骂着埃提乌斯,罗马步兵则是毫无顾忌的大声咒骂着骑兵。<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最后的匈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谷粒网只为原作者伊凡爱吃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伊凡爱吃糖并收藏最后的匈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