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粒网 www.guli.la,最快更新我真的只是村长最新章节!

    无论是家具厂,还是制衣厂,都必须重新修建标准化厂房。

    管理跟市场需要跟上。

    配套的硬件设施,诸如厂房、宿舍,同样也得跟上!

    有时间,得去钢厂那边看看,问问他们能否生产修建轻工厂房所需要的工型钢跟其他钢材。

    靠着砖瓦,完全是不够的。

    老式厂房根本就无法跟上发展。

    而且需要的材料也不容易备齐,索性建轻钢结构的厂房,投资小,成本也低很多,后续改造也容易。

    幸福公社。

    街上的房子还是那些房子。

    可街头给人的感觉已经完全变了。

    以前,公社只有逢场天,赶场的人才会多,才有各种摆摊的人。

    从公社大礼堂改成服装厂并投入生产,青山公社、望山公社的第一批年轻工人入住,来自红杉制衣厂跟江南制衣厂的技术人员、大师傅到位,这里就开始有了很大的变化。

    每天都有一辆解放汽车从县城运送原材料,再从公社把头一天生产出来的服装运回县城。

    同样,每天早晚,各有一辆班车从幸福公社开往县城。

    周边其他的公社如果有人去县里,也会走不远的路,来幸福公社搭车。

    第一批人员,青山公社跟望山公社各自只有大约八十人。

    更多的人则是不断来打听服装厂下一批人员什么时候上工。

    甚至,有人借着各种关系来这边,希望找到人说情,进入服装厂。

    公社的人,逐渐变得多了。

    就是不当场的冷场天,也开始慢慢有人在这里卖东西了。

    严劲松等人天刚亮就起来了。

    在地上睡的时间不短了,却依然有些不适应。

    地上睡,终究不如在床上睡得舒服。

    要不然,床用来干什么?

    严劲松起来就没见到刘春来跟刘福旺等人。

    问了周围一圈,也没人知道。

    “这些狗曰的,昨晚上走了也不说一声。”严劲松看着外面来公社的人围着刘春来的三辆皇冠,对着他们大声吼道:“看可以,摸也可以,不要敲!敲坏了到时候赔都赔不起……”

    昨晚确实喝得有点多,时间也晚。

    严劲松知道整个公社就没几个人见过小轿车,之前刘春来骑着摩托车回来,放在他的办公室外面,每到当场天,就围着一圈人看。

    这小轿车,昨晚上刘春来说过,一旦坏了,估计县里都修不了。

    这就让严劲松不得不紧张。

    刚吃完早饭,还没开始工作,刘九娃就带着刘家坡几人打开了车子,从里面拿出几蛇皮口袋的钱。

    严劲松一脸羡慕。

    刘福旺这老东西,自己没有什么本事,倒是会生儿子。

    走过去问刘九娃,“这些钱都准备投到你们队上?”

    刘九娃摇头:“严书记,我也不知道呢。我只是一个跑腿的,哪里晓得这些嘛……”

    刘九娃的回答,让严劲松有了揍人的冲动。

    这狗曰的,天天跟着刘春来,能不知道?

    服装的成本严劲松不是特别清楚,大概还是知道利润有多高的。

    这么多钱,他们一个大队能花完?

    “严书记,公社是不是可以想办法从刘春来手里借点钱?”在刘九娃他们带着钱走了,把几辆小轿车留在这里后,一旁的陈正康如同严劲松肚子里的蛔虫,主动开口了。

    借钱!

    公社欠着县里三十多万,借了,就可以还完了。

    严劲松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真的只是村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谷粒网只为原作者葫芦村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葫芦村人并收藏我真的只是村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