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粒网 www.guli.la,最快更新农门福妻最新章节!

    第二百八十六章

    林宝珠知道自家汉子要去吃杯酒才能回来,再加上身子不爽利,肚子里又有了小的,也不能多熬夜。所以在交代好底下人准备年夜饭以后,她就先躺下准备歇息会儿。

    张满囤回府的时候,瞧着是浑身酒气,双眼迷离,甚至都没有骑马而是让人用轿子抬回来了。黄礼跟在他身后心里暗暗叫苦,要是老爷这般醉意朦胧的回府,少不得就要挨夫人的冷眼了,夫人最是讨厌老爷喝酒了......

    今儿是年三十儿,他还打算高高兴兴的同春喜一道守岁呢,就连礼物都早早的准备好了,用了他整整半年的月钱勒。之前他闲下来时候还想着,许是等春喜高兴时候,他就能干干脆脆的表白了,然后在老爷跟夫人跟前求娶了春喜。

    然而眼下瞧着......可能高兴是的不到了,不得了夫人的落挂就算不错了。

    只是还没等黄礼上前搀扶自家脚步不稳的老爷时候,就瞧见刚刚还满是醉意说话都说不利落的老爷,在一踏进府门时候,瞬间就又精神抖擞起来,那双目炯炯有神,哪里像是有半分醉意的样子?

    “老爷?”黄礼傻呆呆的抓了抓脑袋,很显然有些反应不过来,甚至开口的时候,舌头都差点打结了。“你是咋了?”

    “啥咋了不咋了,要是不装醉,那群还没成婚的同袍怕是不肯放我走,少不得到时候你就真背个醉鬼回来了。”说着,张满囤已经龙行虎步的往院子里走去,“你先去让人送了水到客房,一会儿我洗了身上的酒气,然后换一身干净的衣裳就去正院儿。”

    陪媳妇当真重要了,但是也不能让酒味熏着了媳妇。那会儿在酒桌上,他得瑟的说着自家媳妇又有了身孕,然后就被人连着灌了好几大碗烈酒,眼下虽然没有醉了,可满身的味道确实是难闻的很。

    不过一时片刻之间,就有小厮送了水入客房中。瞧着桶里的水冷热正合适,张满囤就直接去了衣衫入内泡起来。还真别说,那些烈酒当真有几分后劲儿,眼下要不是他还想着陪媳妇守岁,怕是真就的昏昏沉沉的睡着过去。

    而此时,房门突然吱呀一声开了,紧接着就瞧见一个身材丰腴,模样清秀,只着了一袭粉红罗裙,头戴朱钗的女子进来。那女子也不开口,反倒是直接拿了帕子给脑袋有些昏沉的张满囤擦背,只是帕子上的水滴顺着她的胳膊流下,片刻之间就湿了衣衫,勾勒出那凹凸有致的曲线跟胸口的柔软。

    张满囤眯了眯眼,脑袋里就跟一片浆糊似的,他知道媳妇有一身桃粉色的罗裙。还是他们成亲成亲第二年的春天做下的,那个时候张记茶坊刚刚开始有了余项,然后在春天桃花开了以后,他带媳妇去安平镇送茶时,亲自给挑的样子......

    “媳妇......你怎么来了?”脑子晕乎,在加上水汽氤氲,一时之间倒是让张满囤放松了警惕。他最不用谨慎的,就是媳妇在家的时候,只要媳妇在他身边,甭管是干什么,他都不用像在战场上那般就连睡觉都要留几分神。

    他面上泛着酒后的潮红,虽然没有睡着,但是神思也早就有些迷糊了。而那后边本来正给他擦背的人,这会儿手上的动作也开始变了味道,指尖随着他身上肌理分明的肌肉四处游走,眼看就要顺势入了水中。

    只是就在那只手将近水中靠近他的时候,突然一直没有动作的张满囤猛然睁眼,用力攥着了来人的手,迫的那人当下就痛的惊呼起来。

    “老爷......老爷,奴婢是秀丽......是夫人让奴婢来伺候老爷的。”秀丽只感觉自个的骨头都要被捏碎了,疼的眼泪糊了一脸,哪里还有半分娇柔秀丽?她倒是也想梨花带雨的展现一番,奈何张满囤下手太狠,让她根本承受不住手腕传来的痛楚。

    张满囤冷着脸色,手上用力一扔,直接把人摔到了底下放着热水的木桶之上。那秀丽本就是一介女流,哪里可能有躲闪的机会?甚至一滚,又被热水浇了满身,当下就又痛又惊的哭啼起来,而身子更是因着张满囤厌恶狠厉的眼神而瑟瑟发抖。

    “滚出去。”张满囤皱眉,满脸煞气毫不掩饰的冷冽。

    “老爷,是夫人让奴婢来伺候您的啊,您这般让奴婢出去,日后奴婢还怎么有脸苟活?还要如何做人?奴婢也是清清白白的姑娘家,还求老爷别那般狠心。”其实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