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粒网 www.guli.la,最快更新农门福妻最新章节!

    等弄清楚来龙去脉,文昌侯脸色几经变化,最后极为忐忑的说了许多好话,然后带了夏晓媛匆匆忙忙的离去了。倒不是他不想厚着脸皮在套近乎想得个脸面,实在是齐王世子那话可是说的明了,他丝毫不敢尝试挑战人的底线。

    需要知道,如今漠北一战,护国公威名无二,甚至听说皇上有心要将京畿禁军交付于他。而太子殿下的地位,更是无人可撼动,偏生无论是护国公也好,齐王世子也罢,都算得上是跟太子殿下亲近之人。

    尤其是齐王世子,除去同太子殿下的关系之外,人本身就是天潢贵胄,同太子殿下是实打实的姑表亲,所谓姑舅亲,辈辈亲,打断骨头连着筋,就可知其的分量。当今圣上一母同胞,只有那么一个长姐,且也算是年纪轻轻就去了,而齐王更是为皇上披荆斩棘不可谓不得帝王看重。这般算下来,虽然齐王世子算不得真真的亲王子嗣,但地位绝不会比旁的所谓亲王差上半分。

    瞧着文昌侯一行匆匆离开,齐王世子才吁了一口气,然后笑道:“护国公也忒好说话了,你是武将,不该这么迂腐,人都欺负到门上了,且不能忍着。”想了想,嘟囔道,“我瞧着你是跟我三哥几个学多了,反倒是没以前的蛮劲儿了,要是国公夫人在跟前,指不定要让那文昌侯怎么丢脸呢。”

    因着齐王世子是负责自家跟兵部户部粮草采购之人,再加上媳妇也曾说过一些,还有太子爷睿王殿下的缘故,所以张满囤对眼前的世子爷秦元明也算是有些了解。能入了媳妇的眼,且不是那种惺惺作态之人。

    当即,他也没有客套,笑道:“世子爷说的是,不过今儿是我儿子的好日子,没得让人坏了兴致。且让他心惊胆战几日,等回京以后,再慢慢算账。”

    那般打香茗跟春喜的脸,又何止是在出气?说难听点,不就是寻晦气,打自家媳妇的脸面么?

    也就是这会儿他还没听说在厢房到底出了什么事儿,若是让他知道那夏晓媛仗着侯爷夫人的名头,不光是作威作福,甚至言语讽刺嘲笑自家媳妇,估计就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去了,指不定当场暴脾气就起来了。当然,那林燕然,自然也讨不得好。

    这事儿林宝珠暂且好不知道呢,倒也没引出什么岔子。不过等到宾客都散了之后,秦元明却依旧大马金刀的坐在厅堂里不肯走,当然文书言也留下来了。

    “护国公莫急,我是有几句话想让护国公帮着问一下夫人。”秦元明也不多言旁的,开门见山的说道,“之前夫人离京的时候我们曾商议过京城开设铺子的事儿,如今万事俱备,就差夫人的一句话了。只要张记愿意供货,那铺子张记就占三分利,招牌上自也能依着夫人的意思,挂上张记的名号。”顿了顿,他又说道,“只是京城不同于别处,就如我手上的产业,多也是挂在内务府旗号之下,不光是省了许多麻烦,还能让一些不开眼的人敬畏着......所以这招牌的事儿,还需得细细斟酌商量一番。”

    他来这里,除了凑热闹,最重要的就是惦记着铺子的事儿了。说实话,文家商队后头是他,所以他自然清楚这一年多一来,张记的物品茶叶给自个带来了多大的利润。说实话,若是照这样发展下去,那自个手底下那些明里暗里的产业能暗中供给于太子表哥的银钱知会更多。如果有可能把张记也绑上东宫的船,那日后表哥无论是动兵还是暗中操作什么,怕都不必再受金银限制。

    秦元明是不知道表哥看重桃树湾哪一条,不过他瞅来瞅去,也不过是一个张记。

    边上文书言见世子爷说的这般直白,心里不由一急,只是面上却不敢表露半分,唯恐会引得护国公跟世子爷看出端倪,再给林宝珠带来麻烦。

    其实对于京城盛传的护国公如何爱护夫人,如何纵着夫人抛头露面做生意的话,他并不敢全信。就算有宫人传出消息来,他也只当是人云亦云罢了,哪怕瞧见林宝珠每次出府都很是自在,他也不敢相信堂堂护国公真能不在意旁人眼光,任由夫人行商户作为。

    而现在,齐王世子的话一出,若是个心量狭窄的,怕是会因此而对林宝珠生了间隙。更何况,让护国公一等奖军给夫人传话,且是为了一身铜臭的生意事儿,怕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