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粒网 www.guli.la,最快更新农门福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九十二章

    外头大晌午的,日头正是烤的人昏昏欲睡,几个做工的就在作坊凑合着歇歇。好在张家盖房子时候,前后院都盖足了厢房,就是一作坊人挤着休息,屋子也是够的。

    知了有一声没一声的叫着,偶尔有个犬吠鸡叫的,却瞬间就消失在火热的日头里。

    等到过了晌午时候,王青青再来到林宝珠跟前时候,已经没了那会儿的心机。取而代之的是慢慢的羞愧,见到夫人,她才切切实实的给磕了头,然后低声说道:“夫人安,奴婢晌午时候没规矩了,请夫人责罚。”

    她之前听人伢子这样教过小姐妹们,一中午翻来覆去的,想着就这几句话才能让夫人看出自个的心意。

    见人是实打实的认了错,林宝珠自然不会咬着她当时的态度不放。总归只是个孩子,谁还没有点小心眼?毕竟,过上好日子,哪个不想。能够相通,就还是好孩子。

    接下来的日子,细水长流温馨安逸。大家也习惯了家里多了人伺候的日子,而林宝珠跟张满囤也过起了老夫老妻的地主婆跟地主家的滋润日子。

    这几日俩人腻歪在一起,不知张满囤没羞没臊的喜欢说撩人的情话了,就连林宝珠也开始不要钱的往外倒甜蜜话了。不过看在旁人眼里,当真是般配又和谐。

    然而随着张满囤回来日子慢慢过去,如今大军眼看也要路过桃溪县的地界了。这就意味着,那个汉子马上就又要随军离开了。

    离别的气氛总是难舍难分的,更不说张满囤跟林宝珠本就恩爱异常。可是作为钦定护国将军,无论是何原有,都要随军入京受封的。这是朝廷规制,是恩赐也是一把悬在头上的大刀。

    若真耽搁了,少不得一个蔑视皇恩的罪责。而他,如今还不能同那些抛弃功名的圣贤相提并论,直白说起来,他还没那个资本。

    寂静的夜里,突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偶尔远处有一两声雷响,却并不磅礴也不算大声。不过就听着外面一直不停歇的雨滴声,林宝珠的心情就莫名的低沉失落。不知怎得,她就突然不想搭理身后的汉子了。

    张满囤怎能不明白自家媳妇的心思,可这事儿由不得他。沉默良久,他才脱了衣裳翻身跟着躺到炕上,然后伸手把媳妇捞进了怀里。

    “媳妇。”他不着痕迹的长出了一口气,靠近媳妇说道,“媳妇,别跟我置气了,再过两日/你男人又要走了......”

    朦胧的夜里,只有桌上豆大的油灯亮着,两个人离得极近,轻易能听出彼此的呼吸声。

    林宝珠脑子乱糟糟的,心里也乱糟糟的,说不出到底是个什么滋味。可她就是不想让自家男人走,就是想赖着他,占着他。

    什么保家卫国,建功立业,那跟她有半文钱关系吗?她只知道,这个男人是她屋里的。

    见媳妇不吭声,张满囤把人搂的更紧了些,低声说道:“媳妇,过几日我只是到州城去忙,等头去京城之前,我让六子护着你们一道去,也让你瞧瞧你男人身穿铠甲威武英勇的模样。”

    说着,他早就不顾媳妇是不是在闹别扭,可劲儿的咬了媳妇耳垂一口。这下,林宝珠纵然心里再有什么不得劲儿,也终于破功了。她推了推身前的胸膛,然而就那点力气,却还不够张满囤挠痒痒的呢。

    “哪个跟你置气了!”其实就在自家汉子说第一句话时候,她就有些忍不住了。的确是自个矫情了,都这么久的夫妻了,她怎能不知道自个在那汉子心中的地位?如今眼看他又要离家了,自个还闹什么别扭,不是诚心没事儿找事儿么。

    她自认为不是一个爱作的女人,可现在才发现,不是光有理智就能不作不矫情的。而是当那个人在跟前了,由不得她的理智思索,就已经开始撒娇闹脾气了。

    “是是是,媳妇才没跟我置气呢。”见媳妇翻了白眼,难得的不好意思起来,张满囤心里稀罕的紧。原本还打算老老实实跟媳妇说会儿话的爷们,没一会儿就不安生起来。

    被滚烫的物件顶了一下,饶是林宝珠还有些小情绪,都彻底被驱散了。俩人圆房已经许久了,她自然知道自家汉子动情了。想到这里,她红着脸啐了他一口,似是咬牙切齿的捶了向他的胸口处。

    “好好说话呢。”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