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粒网 www.guli.la,最快更新农门福妻最新章节!

眼,也不会惹了外头人的闲话。

    张记常常会去镇上跟县城送货,这事儿四里八乡不少人都知道。所以远远看见张记的骡子车,大家伙儿都能说到几句,看人家张记的生意还真是红火呢。

    至于那些个打劫的,也不会劫些茶叶跟吃的,毕竟他们当土匪的可没那份闲心喝茶水。再说了,张记的当家人现在在兵营呢,哪个敢轻易动手?万一真惹了麻烦,那可不就得不偿失了。

    一路上走着也快,刚过晌午,几个人就到县城外头。

    想着也赶了大半日的路了,加上他们当天赶回去怕是要走夜路,所以林宝珠干脆让石大勇找了个客栈暂时歇脚。然后让伙计送了些饭菜过来,跟那送饭的伙计打听了一下兵营的所在,然后笑着跟张秀娘几个说打算在县城玩一日再回去。

    石大勇两口子知道林宝珠是想着去看张满囤的,一耽搁也不知道啥时候能回来,再加上要去请先生,怕是傍晚之前办不完事儿。所以也就应了话,说是吃过饭先送林宝珠去兵营,然后就带了招娣在县城的逛一下成衣铺去。

    虽说石家在县城住了多年,可因着招娣是个女娃,又不被石家爹娘喜欢,所以别说是她,就连张秀娘都没好好逛过街面。有时候出来买菜,也是匆匆而来匆匆而回,生怕回去晚了惹了公婆生气,也怕他们借机折腾。

    就算是偶有时间出门,娘俩也会因着囊中羞涩不敢轻易去摊上或者店里看物件。生怕买不起,惹了人笑话。可现在,他们口袋里多少有了余项,加上林宝珠的提点,自然也不会再像以前那般了。

    算起来,石大勇也是头一回堂堂正正的拿着余钱出来逛街,每每看到媳妇跟闺女脸上新奇的表情,他心里都百般不是滋味。不过想起如今还算温馨安逸的生活,他打定主意,一定要好好干,为媳妇跟闺女撑起一片天来。

    且不说这边他们一家三口是怎么高高兴兴的置办东西的,就说被送到兵营,又被自家男人迎进兵房的林宝珠,正戳着自家男人黝黑的脸颊不满的抱怨呢。

    风吹雨淋的训练了许多日子,张满囤的五官愈发的深邃也愈发的硬朗了。若是说以前他冷着脸肃着表情的模样是骇人的,那现在则是有了一种让人心神荡漾的禁欲感。

    只不过那看似老神在在的汉子,一到没人的地方,又瞧着后边那群刚刚被操练一番,正休整的臭小子们没跟着过来,那张人前面无表情的脸瞬间就露出了一个笑意,连带着眼神都锃亮锃亮的直盯着媳妇看。

    俗话说的好,当兵二三年,母猪赛貂蝉。他虽然没有三两年没见媳妇,可架不住心里日日夜夜都会念着啊。再加上六子时常在他边上唉声叹气,说想嫂子的手艺之类的,直勾的他心里越发的痒痒。

    现在媳妇来了,就近在咫尺,可不就让他心生激动?

    张满囤不是不分场合的人,不过现在没人看着,总归能亲近一些吧。这么想着,他就凑了过去,把娇小的媳妇搂进了怀里,哑着声音说道:“媳妇,我还想着啥时候告假回去一趟呢。”

    林宝珠翻了个白眼,脸蛋红彤彤的,明显是羞臊了。不过她对自家汉子也是想念的紧,所以虽然担心被人看到,可到底也没舍得推拒了他。

    俩人凑在一块说了一会儿子私密话,等说起她自个在家一个人,每天都睡不好觉时候,张满囤满怀歉意的凑过去亲了亲她的嘴角。

    “马婶子家的杏儿要出嫁了,是嫁给大石村陆家小子,大伙儿都说是一桩好姻缘呢。”林宝珠一边把包袱打开让他看自个做的长袜,一边说道,“定的是初六出门,我想着马婶子待咱们不赖,杏儿怎么说也叫你一声叔,叫我一声婶子,到时候少不得给她添妆。”

    “嗯,是该添。”张满囤并没有对媳妇的话有什么不满,见她说出来,自然是连连应和。只是看着媳妇眉目带笑的样子,他的心也软的一塌糊涂,忍不住把人又往怀里拢了拢,然后亲亲她的鬓角。“以后我不在家,家里需要帮衬的地方多着呢,所以平日里行事也莫要拘束小气。”

    说到这里,张满囤刚刚还明亮欢喜的眸子慢慢深邃幽深起来。前两天木小将军特地把他叫出去,说是要让他尽快把自个手头这支队伍拉起来,随时能上战场。后来听老二来时候透过口风,北边不安生,北羌与大周边境的战时一触即发,如今睿王已经派了不少探子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