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粒网 www.guli.la,最快更新农门福妻最新章节!

    林宝珠是铁了心的要发泄心头的不满,可听到自家男人忍耐着说怕她后悔的话,心里不由越发不是滋味了。她是一心一意想跟他过日子,想要与他白头偕老一辈子安安稳稳。却不想这个男人,心里还惦记着曾经原身对他的惧怕跟排斥。

    她心里酸涩难受,有些委屈也有些恼怒的开口道:“张满囤,你还是不是男人!”说罢,就泄气的一口咬住那男人的脖子,然后眼泪就又不可控的落下来。

    张满囤终于鼓起勇气看向自家媳妇,见她微微颤抖动身子,似是很委屈的模样。他也有些不忍,直到听到媳妇那句是不是男人,还有脖子里的又疼又痒,心中的理智跟那一点点的不忍瞬间被抛到天际。

    他喜欢媳妇,只是一直怕媳妇瞧不上自个,所以俩人一个不说一个克制,竟然也到了今天。如今,媳妇依然这般诱人,甚至连腰带都给他拽开了,若是还能忍住,他只怕才算不是男人了。

    “媳妇,我会对你好。”说罢,也不给林宝珠退缩的工夫,张满囤一个翻身把人搂在怀里了。粗粝的手指慢慢摸索,给媳妇擦干了眼泪。

    因着之前淋了雨,这会儿俩人身上都还又湿又潮,甚至身下的被褥都湿了一片。可就算这样,也阻止不了两个人的热情。好在张满囤浑身力气,微微使劲儿就把身上湿漉漉的褥子扯开,又拽了薄被裹在身下。

    这回可就轮到林宝珠心悸慌张了,哪怕还在黑暗中,她都不敢看向那个汉子,只一双眸子躲闪着害羞着微微闭上。纵然这样,也难挡那睫毛不断的颤动。

    到底是第一次,看着媳妇疼的咬着自个肩头,他自然就不敢动弹了。其实他也疼,可除了疼之外,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情。

    林宝珠抱着自家男人的双手都忍不住用力,并不算长的指甲瞬间就掐入了他坚实的臂膀里。可就算这样,依旧让她低声啜泣起来。这种痛楚,甚至比她刚刚穿越来时候的撕心裂肺的疼还要疼。

    见媳妇难受,张满囤只得咬着牙停下动作。他紧皱着浓厚的眉头,抿着双唇任由汗珠掉下来。想着自家媳妇的痛楚,他也顾不得自个的快活了,本能的伸手抚摸身下媳妇的腰际,希望安抚了她。

    终是同窗外一样一番骤雨狂泻。夜还长,虽然不曾出月色,却也是满屋旖旎风光......

    待到屋里再安静下来时候,已经到了三更时分,甚至外面之前还狂风暴雨带着冰雹的天气,都渐渐变成淅淅沥沥的小雨,等到感觉到身上轻松了,迷迷糊糊睡去时候,林宝珠已经全然听不到外头的雨声了。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转天了。外头虽然停了雨,却依旧阴阴沉沉,还带着一丝凉意。到底是山里的天气,平日里再热的人心慌,一场雨就能带了一阵子的爽快。

    可当真累人的紧。再想起那平日里稳重寡言的汉子,居然在她耳边说那些个羞人的话,林宝珠就忍不住啐了一口。谁说张满囤正经八百的了,那汉子骨子里就像流氓。

    不过虽然如今想着,可她心里还莫名的甜滋滋。都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可若男人对所有的女人都坏,那才是灾难的。想张满囤这般,在旁人眼里难以相处,可在她跟前虽是粗莽可也耍流氓的,才值得喜欢。

    林宝珠看着身上盖着的薄被,再瞧瞧炕头上叠的整整齐齐的干净衣裳,心里甜的很,低声说道:“还算他有良心。”

    瞅着样子,昨儿完了事儿,那汉子是提自个打理过得,不然身上也不会这般舒爽干净。想到夜里睡的朦朦胧胧时候,稍稍一动就能感觉到那男人一双有力结实的胳膊紧紧搂着自个,她忍不住又是一阵脸红。

    这个时候,听的外头有人说话,好像是张秀娘跟招娣在问张满囤自个身子好受些没。具体的话她没再听,实在是没脸啊。

    没等她穿上衣裳下地呢,就见帘子被掀开了,那汉子手里端着个木盘子阔步进来。瞧见她醒了,不由柔声说道:“媳妇,你醒了啊。”说着,也不让林宝珠下地,直接一手托着木盘,一手把炕边上的炕桌提上来放好,“那会我让绣娘嫂子帮着熬了点姜糖水,顺便蒸了鸡蛋羹还煮了粥,你先添补一下肚子,等会晌午饭再敞开了吃。”

    许是疼惜自家媳妇第一次,又或者知道自个昨儿个孟浪了要了媳妇许多次有些心虚,这会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