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粒网 www.guli.la,最快更新超巨最新章节!

    走出铁西区教育署那遍布石锈绿痕的残旧大厅,明明依旧是四季不改的阴霾天,袁野却突然觉得有些刺眼。

    身后,一只瘦削干巴的胳膊极热情地搂了上来,接着就是李卓那口标志性的小米牙在晃荡。

    齐整整、白花花的,闪着瓷光。让人很想敲碎几颗。

    “怎么样小野,成了吧?”

    袁野摇头,吁了口气:“跟前面的那些都差不多,袁野同学你综合各方面十分优秀,我们非常欣赏,但是……”

    “我但他姥姥的罗圈腿!”李卓狠狠骂了声,精瘦的黑脸涨得红中带紫,比前几天醉倒在街边被小鬼头们拿臭尿滋醒还激动愤慨,“给脸不要脸的腌臜货们,吃人饭不干人事,咱兄弟申请他学校,那是看得起他,还真把自己当裆底下镶粉钻的……”

    说话间,二人脚下不停,大步流星跨过面前这条打满了深浅不一各色补丁却依然凹凸不平的柏油路,来到一辆完全看不出颜色的车辆前。

    车窗没有玻璃。实际上,这辆车极其破旧,跟一堆废金属垃圾唯一的区别可能就是还会动。

    驾驶位上那位俊朗挺拔的阳光少年,一直眼光灼灼的望着这边,他是很想跟瘦子哥李卓一起站在门口等的。但没办法,这车轻易不敢熄火,重新启动的话从一分钟到一小时都有可能,至于说不熄火人走开,相信用不了两分钟,铁定会被勤快人给捡走。

    “野哥。”

    见二人走近,少年探出脑袋,热切的唤了声。

    留意到李卓那紫茄子一样的脸庞,少年立马把已经问到了嘴边的话全部吞下,斟酌着,笑道:“……肚子饿了吧。老杜今天大出血,要在天源饭店请客。我现在载你们过去。”

    袁野嗯了声,就没再说话。

    上了车,也不理会前面二人斜眉歪嘴的无声交流,直挺挺往后一趟,把脑袋抵在窗侧,漫无目的地向外望着。

    作为沃州市的六大主城区之一,铁西区市容市貌的基础还是有的,气派建筑也不少,但无一例外的,都充斥着满目的陈旧、残破和萧条。

    一栋栋居民楼外墙生满了各色青苔水锈,泛着惨兮兮的深绿灰黑,偶有一抹清新绿意,仔细望去,却是七楼某户阳台里已经生出了一人多高的杂草树丛。

    远处几栋巍峨矗立的商业大厦很是醒目,数以万计的方形玻璃,本该是整洁统一,也已被陆续置换成了颜色厚薄不同、规格型号各异的替代残次品,远远望去,就像在城市上空浮着的几大块让人一望即心生烦闷意兴阑珊的马赛克。

    街道上行人很少,本来袁野已经做好了开着这辆破车进主城被围观嘲笑的准备,但很显然,他们完全不具备这样的吸引力。

    不仅是他们不具备,一位前凸后翘花枝招展的流莺佯装跌倒,开门见山地直接甩出胸前两大团肥硕来,粉腻腻晃荡荡的一大片,也自始至终不曾有一人靠近,生生封死了她的所有后招。

    眼前的一切,就像是废车场门口那台风吹雨淋了十几年的古董车厢,看着还凑合,实则已朽烂到了骨子里。

    袁野胸口突地一阵强烈的烦闷,头又开始痛了起来,脸色也变得苍白,他把头朝外再撇了撇,不想让前边的李卓和关硕看到。

    “身体真是越来越差了,这样下去,也不知道还能撑几年。学校这条路……真的走不通吗?”

    心里默念着。直到这时,今天申请学校再次被拒的沮丧刺痛才开始清晰起来,头痛瞬间加剧,整个意识昏沉沉的,脑门上也渗出了大颗的汗珠。

    车子驶出市区,路况更加糟糕,强烈颠簸中,袁野很快就昏睡了过去。

    副驾驶位上的李卓,和正在开车的关硕悄悄对视了一眼,目中的担忧一览无余,还夹杂着一丝心疼不忍。

    ……

    晚间。天源饭店二楼一处小包间内。

    杜康阳自一坐下,就大扯着嗓门抱怨房间挨卫生间太近,掏出通讯仪,一通骚操作,把经理、老板娘、老板先后嚷嚷了过来,赚得一大通低头哈腰赔不是:“杜哥见谅”、“工作人员疏忽”、“所有菜品酒水一律八折”……

    多年兄弟,袁野、李卓、关硕三人对此早习以为常,轻车熟路的捧了他几句,杜康阳这才不再多纠缠,转而问起了袁野申请学校的情况。

    作为名义上的“老大”,他是一向都不太赞同袁野去读什么书的,在他看来,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在这骸骨隔离区内混成一方大佬,才是正途。不过不赞同,不代表不尊重,还是很诚恳很走心的咒骂了一通那些傻叉学...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