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粒网 www.guli.la,最快更新武七七最新章节!

    武七七今年二十四了,早就过了十来岁小女生疯狂追星的年纪,她脑子里只有特别现实的工作和刻不容缓的一日三餐,没有精力也没那个脸口口声声是谁家的粉丝应谁的援,老实说,有时候在剧组看到路对面一簇一簇晒着太阳冒着雨嘶声呼喊的粉丝——当然,是同剧组其他演员的粉丝——武七七一方面羡慕她们勇往直前的朝气和这个年纪独有的一腔热忱,一方面替未来的她们感受到想要挖个坑把自己埋了的困窘和汗颜。但武七七今晚就做了未来有可能想把自己埋了的事儿。她刻意没换床单,直接就横在徐回睡过的位置上,她还跟个小狗一样嗅了嗅枕头。

    武七七睡不着,她脑子里都是徐回。她本来只是徐回的路人粉,就是不会主动搜索徐回的相关信息,但是一旦出现相关信息就会抱有好感地多看两眼。结果徐回只用一个气息不稳的拥抱就把她收服了。武七七此刻有点想向人生导师葛郁郁致敬。葛郁郁一直强调,女人本质上跟男人没什么不同,也是肉食性动物。

    武七七在床上翻来覆去半个小时,最后重新打开录音笔听里面的风声和虫鸟鸣叫声——两个小时前,她用这些大自然的声音慢慢安抚了徐回。

    徐回那时终于相信床尾没有个叫“莱莱”的小男孩儿,但他依旧愣愣地望着床尾,武七七注意到他好几次似乎要开口说话了——大约在他的意识里,那个堆积木的小孩儿正在问他什么——但他最后都忍下来了。然后他开始变得焦躁。虽然面上看不出来,但他在半个小时内问了武七七六次“是不是有人在敲门”。

    武七七非常耐心地在第六次回复说“没有”之后,横过徐回,自床那端的抽屉里翻出有点掉漆的录音笔。武七七在徐回晦涩不明的目光里径自点开录音笔,室内就有了特别悦耳的夏夜的声音。

    武七七有意跟徐回并肩坐着,她不好意思地抓挠着额头,也不管徐回有没有在听,干巴巴地开始絮叨这个录音的来源:

    那年,她妹妹考上初中,她考上大学,姐妹俩一起搭乘大巴车去农村奶奶家过暑假。奶奶家门外有一片早就弃之不用的晒谷场,有一天,天特别闷,到夜里要睡觉的时候还是闷,冲凉也不管用,电风扇也不管用,她跟妹妹就商量去晒谷场露宿。两个人带着一张凉席一张薄被再一瓶花露水,幕天席地。她青春期一点都不忧郁,是个唾沫星子乱溅的话唠,她爸她妈都懒得听她废话,她妹妹大约是因为年纪小,却很崇拜她,她说什么她都很捧场地听,很捧场地跟着她一起赞美或唾弃。两个人聊到夜里一点半,她迷迷糊糊睡过去以后,她妹妹翻出自己的录音笔玩儿——那录音笔是买来替妹妹去上课的——后来不知道是忘了关掉还是故意的,这夜的声音就都收录进去了。

    她妹妹跟陈稚的姓,叫陈思瑜。陈思瑜四年级第二学期被查出患有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MDS),五年级第一学期发展成当时韩剧正流行的白血病,两个月后,陈思瑜移植了武七七的骨髓,再八个月后,也就是这个暑假过去一个月后,陈思瑜白血病复发,第二次移植武七七的骨髓,但这一次,陈思瑜没能撑到手术结束。

    ——要是别的跟武七七差不多级别的明星,或者哪怕是武七七的目标陆薇,武七七不至于张口闭口农村啊晒谷场啊铺盖凉席啊,不至于聊起她念念不忘的陈思瑜。武七七虽是个三四线演员,但多少还是知道要维护形象的,多少是有戒心和防备心的。但眼前的人是徐回,武七七这辈子拍马也追不上,也就无所顾忌了。

    徐回听着数年前夏夜的风声,听着武七七前言不搭后语的叙述,那渐渐升起的焦躁不安徐徐回落。他的目光越过好像有点不高兴的“莱莱”看向武七七,武七七正闲不住地抠着录音笔上的黑漆,徐回顿了顿,出其不意地伸手把武七七扯进了怀里。这个拥抱持续了一分钟。一开始,武七七受宠若惊地以为徐回在安慰自己,但当她感觉到徐回把一直能看见“莱莱”的眼睛埋进自己颈窝时,她就有点尴尬地明白了他在安慰他自己。

    武七七在凌晨两点关掉了录音笔,她隐约有些睡意了,但并不浓烈,她试着调整呼吸想抓住那缕睡意,结果片刻前自己在短暂怔忡后奓着胆子轻轻触碰徐回腰部的画面猝不及防横在眼前,她呼吸一滞,满面通红。

    武七七凌晨三点顶着鸡窝头登陆微.博——武七七的微.博公众账号向来自己更新,保险起见,基本都是正能量的心灵鸡汤,偶尔顺手转发一些无伤大雅的段子,配上几张中规中矩的笑脸表情,没劲透了——深更半夜的微.博特别安静,武七七只刷出十几条新消息,她转发了其中一条人民日报微.博的寻子信息,然后退出“演员武七七”这个只有一百二十万粉丝且遍地“僵尸粉”的公众账号,登陆自己浅显直白的小号“我是马甲”,更新了一条神经兮兮的微.博:谁都别拦我!我要做徐回的大龄迷妹(握拳)!

    武七七第二天到片场穿戴整齐含着好不容易酝酿出来的眼泪往那条臭水河里一跳,前一晚的记忆立竿见影就就淡了。她在水底嫌弃地皱着一张脸,徐回怀里的味道,徐回腰部的触感,都不如眼下这包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