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粒网 www.guli.la,最快更新被蛇精病看上的我假装很害怕最新章节!

    “火山是主人的另一个具象化武器,主人不记得了?”小秦波罗小声道,“那主人也不记得我了吗?我是学委啊,一点都不记得了吗?”

    学委?学习委员?还真是恰到好处的名字。

    秦波罗:“我忘记了很多。”

    照学委这么说,他的能力是在十四岁到十七岁这失忆的三年间有的。

    可就算这样还是与墨纸神所说的能力者天生就具有能力有很大差别,他清楚的记得在十四岁之前的事情,在那之前他完全是个普通人。

    普通的开朗、乐观,热爱学习的学习委员。

    学委简直是他十四岁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秦波罗回医院时,在大门口碰到了刚才见到的红衣小女孩。

    红衣小女孩甜甜的说:“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啊?”

    孩童特有的小奶音,听起来十分可爱,再衬着小女孩一张巴掌大的精致小脸,真是人见人爱。

    秦波罗莫名觉得这小女孩身上有种严重的违和感,他没有回答小女孩的问题,转而问道:“小朋友,有事?”

    小女孩的大眼睛里闪过明显的诧异,似乎奇怪秦波罗居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没事,就是看哥哥长的好看,想知道哥哥的名字。”

    秦波罗说:“我知道。”

    小女孩:“……”

    等秦波罗走远了,她才小声说了句:“真不要脸。”

    秦波罗在医院里随便问了问,就找到了刚才晕倒的孕妇,让他诧异的是,孕妇的孩子已经丢了。

    “伤的很重?”秦波罗当时在旁边看过孕妇的状态,孕妇虽然摔倒了,但按理说应该没有什么大碍才对。

    负责的医生道:“就是因为这我才奇怪呢,明明伤的不重,孩子怎么会流掉?现在家属正闹呢。”

    秦波罗想起了红衣小女孩:“他们家有个七岁左右的女儿吗?”

    “不清楚,没问过。”医生回道,“秦医生感兴趣可以去问问,他们人还没走呢。”

    一旁的小李插话道:“出什么馊主意呢,秦医生这个时候过去问,还不被扒一层皮下来。”

    医生讪笑一声,溜走了。

    小李又道:“秦医生想知道的话,我找个合适的机会帮你问问。”

    秦波罗:“谢谢。”

    “都是同事,客气什么。”

    秦波罗晚上下班时,傅生一早就等在了医院门口。

    傅生对无不是太了解,不过对于天选之神这个智障简直不能太清楚,这货说会回来就一定会再来找秦波罗麻烦。

    天选之神是个丝毫没有正常三观的人,为了保护秦波罗,傅生就打算每天晚上接秦波罗下班。

    傅生说:“秦医生很累吧,我熬了排骨汤,秦医生可要多喝点。”

    “你不忙吗?”秦波罗到现在还不知道傅生是做什么工作的,只觉得傅生好像很闲。

    一边心道,他一点也不累,起码还能再战三百回合,这里的三百回合仅指XXOO。

    傅生也没回,只说:“秦医生的安全比较重要。”

    高冷的秦医生感动的想以OO相许。

    两人闲散的慢慢散步回去,晚餐过后,傅生送给了秦波罗一个礼物。

    木雕的空心苹果,上面还细细上了颜色,外表乍一看和真的差不多,很是漂亮。

    傅生轻轻按了一下木雕苹果旁的绿叶,“咔哒”一声轻响,苹果里传出优美的歌声,秦波罗仔细一听,发现是傅生唱的。

    秦波罗说:“谢谢。”虽然苹果的确很可爱,但他更喜欢木雕的大XX,看傅生这精巧的手工,说不定还能做成电动的。

    “小东西而已,秦医生喜欢就好。”傅生送秦波罗到了门口,看着秦波罗进屋才关门。

    秦波罗把木雕苹果放在了床头,在傅生动听的歌声下陷入了沉睡,然后在细微的瘙痒中醒来。

    “你醒了。”墨纸神熟悉的声音传来。

    秦波罗仔细感受了一下自己的状态,眼睛依然被蒙住,身上的睡衣已经不知所踪,他双手被束在一起,整个人趴睡在床上。

    瘙痒的感觉是从背上传来的。

    “你干什么?”秦波罗动了动,想从床上翻过身,只是他才刚一动作,就被墨纸神死死的压在了床上。

    “别乱动,”墨纸神手里拿着画笔,在秦波罗的背上动作着,“画画。”

    秦波罗:“……”

    法语简笔画变态对画画到底是有多执着?!脱光了他的衣服,把他按在床上只是在他身上画画?!

    要不要和学委来一段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二重唱啊?!!

    眼睛看不见,手脚又被压制住,秦波罗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在了背上不停移动的画笔上。

    画笔前段细微的毫毛轻轻刷过时,秦波罗感觉跟过了电似的,身体轻微颤抖着。

    墨纸神说:“秦,这墨水很特殊,用水是洗不掉的,所以你不用白费功夫。”

    “为什么?”秦波罗手指用力捏着床单,隐忍的问道。

    为什么不上他?画画这个小妖精到底哪里好?

    你在他身上画画也就算了,能不能往下一点,画在背上有什么好看的?!

    “秦,我记得我和你说过,你是我的,”墨纸神俯身在秦波罗耳边道,“你整个人都是我的,怎么能不经我的允许做那么危险的事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