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谷粒网 www.guli.la,最快更新谁在他方呼唤我最新章节!

    叶希牧扶着迟万生,转头看了一眼,墓碑上的照片是个中年女子,同样发丰而肤白,长得很有韵味。名字是“季颖”,墓碑下方却没有字。

    季辞听见迟万生的声音,蓦然驻足回身,弯卷的长发在空中划出一道波浪。她微微偏头,笑意天真中竟又带着不知廉耻:“你让我站住我就站住,你谁啊?我爸吗?”

    一句话,气得迟万生浑身发抖。少年看着季辞,又诧异地望向迟万生,他已经敏锐地感觉到,每次提及季辞,迟万生的情绪就不太好。

    迟万生力气仍然很大,一把将扶着他的叶希牧推开,向季辞吼道:“这都多少年了,你怎么还是这么不要脸?”

    一个人的死去就像一场大雪,会将与她相关的所有往事都迅速埋藏起来。经历过春夏秋的人都还记得下雪前的故事,只是像叶希牧这样的后来者,已经不了解季辞的一句“你谁啊?我爸吗?”对迟万生这种人来说有多大杀伤力了。

    季辞低头,无聊地转着手指上一枚素圈戒指,慢条斯理地说:“从你把我赶出学校的时候起,你就不是我的老师了,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说我?”

    迟万生臃肿的身躯晃了一下,少年又上前一步,沉默地扶住。

    迟万生按着胸口,艰难地喘了口气:“当年的事情,学校也是迫不得已,有家长告到教委去了。”他抬起头,看见季辞那双尾梢上挑的眼睛中仍透着顽固的恨意。迟万生手指抽搐了一下,说:“这件事我和你妈妈沟通过,她也觉得,也许以你的性格,去国外念书比较好——”

    “她觉得我去国外念书好?她了解我吗?”季辞突然冷笑,打断迟万生的话,“让我去国外念书,是你提的建议,是不是?”

    迟万生没有反驳,颓然垂下头:“我问心无愧。但如果你还记恨我的话,我向你道歉。”

    “道歉?”季辞故作惊讶地扬起头,“全国重点中学,江城实验二中的教导主任,省级优秀教师,迟万生,向我这样一个‘社会的人渣’、‘实验二中的害群之马’道歉,一定特别委屈吧?”

    迟万生灰暗浮肿的脸上泛出潮红,将要挺胸向前一步时,感觉到旁边少年的手指上传来刚强的阻力。那双沉默的眼睛看向他,并摇了摇头。

    迟万生“哼”了一声,对少年说:“大人说话,你在旁边听着!”

    季辞轻描淡写的眼风从少年脸上扫过,说道:“你这学生长得还蛮标致的。”

    “你……”

    又一句话成功激怒了迟万生。迟万生的脸涨得通红,粗大手掌不停颤抖,显然是费了极大力气才没让这只手掴上季辞的脸。少年说:“迟老师……”迟万生立即打断他:“闭嘴!你不要跟她说话!”

    季辞笑笑:“在你迟万生心里,我季辞还是洪水猛兽,勾三搭四的下流胚子,你道歉有什么用?”

    迟万生顺了顺气,从教这么多年,他哪能不知道季辞是在发泄她压抑了许多年的怒气,是在故意激怒他呢?季辞了解他,当年上高中的时候就了解他,知道他最痛恨的事情是什么。迟万生强迫自己平静下来,不要再同这种内心始终没有长大的小孩置气。他权衡了一下,心一横,说:“行,季辞,今天只要能让你消气,让你高兴,我怎么样都可以。”

    迟万生说:“季辞,我跟你直说了吧,我今天来,是想求你帮一个忙,不是帮我,是帮这孩子。”

    他揽着叶希牧,季辞却还是看着他,目光玩味而轻蔑,没有落到叶希牧身上去。

    迟万生叹了口气,说:“这孩子的爸爸是环保局的,得罪了人,春节前就被带走,到现在都没有任何人给个说法。孩子小时候妈就不在了,家里也没什么亲戚,一个能帮上忙的都没有。这孩子今年高三,到处去打听他爸的消息,已经两个月多没办法好好上课了。再这样拖下去……”

    “人丢了找警察,找我干嘛?”季辞粗暴地打断迟万生,“我哪来那么大的本事?”

    她转身就走。

    “季辞,你认识岑崟(yín)吧?就那个……我们已经打听清楚了,这事情,可能只有岑崟能办。”

    季辞足下一滞,精细描过的眉头蹙了起来,说:“什么岑金岑银的,听都没听说过。”

    迟万生急了,上前两步,捏惯粉笔的粗硬手指紧掐她的手腕:“季辞,要是能找到别人,我会来找你?岑崟不是一般人想见就见得到的,你总不想看见那孩子走投无路,去上访吧!”

    季辞挣了两下没挣脱,语气就不和善了:“迟万生!你总是这孩子那孩子的,他跟我一非亲二非故,我凭什么帮他?再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