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谷粒网 www.guli.la,最快更新把男神撩到手之后最新章节!

    这是防盗的章节, 不要购买  记者走完,人散了。余桑立在酒店门口, 看着漆黑的夜空。倏的, 一件衣服披在她的身上。她扭头, 看到后面站着的景安。

    “还有记者。”他解释。

    “我没多想。”余桑有意回。

    彼此沉默了会,景安问,“你冷么?”

    余桑的手突然插在他的臂弯, 紧靠着他,“可冷了,枫哥选的这套衣服,特别漏风。”

    她跺跺脚,“你别动。”说着, 脸靠在他的右肩哈了一口气,“唔, 现在暖……”

    她未说完, 冰凉的手便被景安包住, 温暖的感觉穿进皮肤, 在她的血液里缓缓流动。她眼帘颤了颤,抬头,景安冷着脸继续强调, “还有记者。”

    如果整个大厅里, 唯一一个裹着外套拼命朝外跑的摄像大哥也算是记者的话。

    “唔。”

    景安见最后一位摄像大哥走了, 要抽回手, 余桑勾住他的手背, 踮脚,“还有大厅的保洁阿姨呢。”余桑说,“我们也不能忽视人民群众的力量。”

    “对,还有门口的门卫叔叔。”

    “……”

    景安不动,由着她一边胡乱编着理由,一边紧贴着握住自己的手。今年的冬季下了一场又一场雪,温度陡然降至冰点以下。特别,是刚下过雨的今晚。然而他却不觉得冷,大概……他看着身边的人,有一个鲜活的暖宝宝贴在身边。

    枫哥和助理提着几袋东西来了,见到门口两人手拉手,特地干咳了几声。景安收回手,余桑不满地喃喃,“还有门口巡回的保安和喷泉池的……”

    “喂。”枫哥觉着好笑,“上车了。”

    *

    回到景安的家,阿姨刚喂完二毛准备离开。见景安回来,她好心提醒一句,“景先生,楼下卧室的灯坏了。”

    景安扯了领带,摆手赶跑了前来献媚的二毛。二毛到底是条母狗,余桑还在一边鼓掌,“二毛你是不是有了爸爸不要妈妈了。”二毛汪了一声,又摇着尾巴蹭余桑的腿。

    景安极淡地勾唇,“你别让二毛做违心的事。”说着,他开始解开衣领的扣子,一颗又一颗,衬衫下挺括的胸肌也隐隐绰绰地露了出来。

    余桑和二毛在某种程度上,性格非常相似。就像现在,两人同时对着景安,一动不动。

    “我洗完澡,帮你换灯。”

    不知是不是晚上喝了些酒,景安的话多了些。

    一会,楼上就传来“哗哗”的水声。余桑进了房间,抬头看着天花板上的吊灯。似乎是钨丝断了一根,还发着“滋啦”的响声。

    她换了身轻便的衣服,翻出新的灯泡,踩着椅子扭开烧坏的那个。椅子歪了一角,在余桑的脚下晃晃悠悠的动着。

    她未换完,偏头便发现景安穿着睡袍倚在门框。他头发湿湿的搭在额尖,胸口的大片赤在空气中,腰际处那根带子也松松垮垮地系着。

    他这样,身上是没了西装革履时那种生人勿近的感觉,却是多了几分说不出的蛊人气质。

    他就这么凝睇着换灯泡的余桑,看她纤细的五指拖长的影子映在白墙之上。

    余桑忽而就慌了,脚下打了滑。景安上前几步,她后仰,落进了景安的怀里。

    他才洗完澡,身上还散着薄荷的清香。残留的热水的温度隔着薄薄的浴袍,暖着余桑整个后背。

    她不动,景安亦不动。

    很长一段时间,房间里只有挂钟滴滴哒哒敲响的声音。余桑感觉自己的心在疯狂地跳着,而景安,似乎也是如此。

    他脸颊灼烧般的感觉,不知是因为刚洗过热水澡,还是因为加大号的暖宝宝紧贴着自己。

    “呃……”余桑指着头顶,“灯泡换好了。”

    “哦,好。”景安立刻站起,余桑啪叽一下磕在柜脚。

    柜...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