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谷粒网 www.guli.la,最快更新把男神撩到手之后最新章节!

    余桑拇指摩挲在景安的下巴, 心脏吟吟的跳着。景安低头也望着余桑,眼波流转。

    余桑想着,破镜重圆这样的戏码放在八点档的狗血连续剧里, 至少分别得虐男女主百八十遍。就连余桑开始也以为, 景安绝不会轻易的原谅自己。

    可是她未曾预估到,无论是六年前还是现在, 景安都是……如此的爱她。

    她家的小景, 真是纯情。

    余桑迎着他下一个吻,探着小舌, 和他的交缠在一起。“景安你再说一遍好不好。”

    “说什么?”

    “我是谁?”

    “谁?”景安脸上挂不住笑。

    余桑敲敲他的脑袋, “景太太啊。”

    景安回叩她的额头,“知道了, 景太太。”

    余桑踮脚,挠挠他的下巴,“嗯, 这才对。”

    *

    景安江里的演出结束后, 公司给景安的日程空出两天。枫哥的话, 这是公司对有家属的“员工”特殊关照。说着,枫哥还朝着余桑挤了挤眼。

    景安坐在录音室里, 特别疑惑地看了一眼枫哥。录音老师举手示意录音开始, 景安微微点头, 开始拨动琴弦。

    枫哥拖余桑出去, 很八卦地问她, “你和景安不会还没有那个吧。”

    余桑咬着吸管, 在椅子上晃来晃去,“没有啊。”

    “我们家小景啊。”枫哥说,“很单纯的。”他抬高手,暗示道:“你得主动一点。”

    “……”

    余桑呛了一口牛奶,窥伺着枫哥的表情。“是不是景安姑姑又和你说了什么?”

    枫哥讪笑着摆手,“绝对没有。”

    “嗯?”余桑手指离他近了一些。枫哥向后退了几步,干咳道:“这不是长辈们都着急了么。”

    余桑拍下枫哥的帽檐,“行了。”说完,还朝景安挤出了一个微笑。景宝宝在里面看着窗户外缠在一起打闹的两人,偏头,唇角不经意地抿开一抹笑。

    景安练习结束后,余桑背着包叼着牛奶在门口等他。她下午得去警局一趟,景安借着去正义路取钱的理由,“顺路”送一送余桑。

    走到车前,景安半弯着腰去开车门。余桑偻着腰,附在景安耳边低喃,“景先生,以后别想这么烂的理由了。”

    景安淡淡的,“真的很烂么?”

    余桑点头,“很烂。”

    景安:“我顺路去拜访正义路上的李作家。”说起来,格外的义正言辞。

    余桑扬着唇,“这还差不多。”

    未几,两人都轻笑出声。

    枫哥在路牙上看着两人,心里也不免觉得高兴。这几年他跟着景安,从未见过景安脸上又任何面无表情之外的表情。他像个会拉小提琴的机器,年复一年的或是在在舞台上或是在舞台下,重复着两点一线的生活。

    直到和余桑在一起之后,他的脸上从此多了属于正常人的喜怒哀乐。

    *

    景安送余桑到警局已是下半晚,落日的余晖洒在警局的高梯上,闪着夺目耀眼的光。

    余桑半降窗户,凝睇着高楼上溢着金光的警徽。

    “怎么不下车?”景安问。

    余桑吸了吸鼻子,“等会。”

    等六组的人出来,她再进去。她竟有些担心,偶遇徐正。说完,她从车底下拉出一包薯片,撕开。

    自从枫哥看到景安车仪表盘下塞满了零食时,枫哥才知道,原来景安的洁癖在某人面前完全无效。

    余桑拿出一包薯片,递到景安嘴边。景安犹豫了一下,低头将她手上的薯片吃完。

    “有味道没?”

    “没有。”景安回的淡淡的。

    余桑如释重负的继续啃起了薯片,“还好,没过期。”抬眼,发现她家小景的嘴角抽搐了两下。

    “我才买的。”余警官强行解释。景安委屈的小眼神还落在她身上。

    还未解释完,警局里倏然出现一排穿戴整齐的人。王羽一身干劲的警服,走在这群人中央。

    余桑远远就见到走在队伍最末排的徐正,他神色轻松,挽着袖口和周围的人交谈着什么。

    到路口,他和那几个警官似乎注意到了景安的车。余桑下意识地弯腰,埋在景安的腿边。

    景安今天恰好穿着休闲的卫衣,余桑低头,短发便绕到了景安的拉链里。

    原来报应来的这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