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谷粒网 www.guli.la,最快更新把男神撩到手之后最新章节!

    林东榆递了那篮花给余桑,余桑未接。他垂眸望了一眼手中的花篮,将它搁到椅子上。

    “人你也看过了,好着呢。”余桑笑笑,“那么就不扰烦林总……”

    她话音未落,身后便传来一句,“你好。”而后一只手擦过余桑的肩,握住了林东榆的。

    余桑就这么尴尬地杵在两人之间。

    “景先生,久仰。”林东榆挑眉,目光落到余桑身后。

    “不敢当。”景安回的清冷。他紧贴着余桑的背,鼻腔吐息扑洒在余桑的头顶。

    “和余小姐是旧识,听说这次她生病。”林东榆转着尾戒,漫不经心地继续说。

    “林先生消息真灵通。”

    “老公,我饿了。”余桑仰头,扳开两人紧握着的手。

    再这样下去,可别打起来。不过,余桑瞥了眼景安,他对陌生人从来礼貌,只是这次他虽脸上面无表情,但却是和林东榆的对话中总带着一丝酸意。

    余桑不知为何,心里倏然的一暖。

    景安听到老公,原先皱着的眉舒展了些,他亦然低头看余桑,片刻,握上她的手。

    余桑将手塞进景安的口袋,歪头,朝他浅浅的笑着。

    景安对着林东榆,“林总,那么不送。”

    林东榆未回,转身离开。从门口走至路牙边,医院门口是条萧索的路,路上偶尔走过几个行色匆匆的路人。林东榆的车停在这,一辆高档车,在一排车之中格外好认。

    他点了根烟,车前灯亮了一下,前门开了,滚下一个满脸是血的男人。

    他立着抽了许久,那男人单膝跪地倚着车和他僵持了很久。

    末了,他才走近那个男人,两指划在车上的血渍上。

    “车脏了。”他说。

    “哥,我真不是故意要打伤余警官的”那人声线明显颤抖,单肩耸了耸,嘴里呛着血。

    “我只是按照你的吩咐去吓吓她。”那人话说了一半,顿住,“哥,你这次一定要救我。”

    林东榆将车上蹭下的血抹在男人的侧脸,弯腰,勾着唇冷笑,“我为什么?”

    男人额尖冒着青筋,眼里布满血丝。他手指抠住林东榆的腿,“哥,哥,你救救我。”

    林东榆踹开他的手,开门,车在男人身侧呼啸而过。

    *

    余桑出院是在晚上,局里有小警察来接她,说是抓到袭击她的男人。周末,局里人不算多,男人坐在审问室,蜷缩在桌的一角。

    徐正拿了份报告给余桑,站在单向玻璃后凝睇着那个男人,“大致检查了一下,在此之前被人”他换了一个语气,“狠狠地揍过。”

    余桑翻了翻报告,手指多处骨折,肋骨断了一根。余桑摇摇头,“真狠。”

    “余警你快点,等会赵局就来了。”小警察在门口唤了一声。余桑应了一声,进了门。

    审问的过程很轻松,余桑用了点心理战术,这男人很快就招了。他满脸是伤,一身恶臭,这几天受的苦让他恨不得立刻进监狱服刑。

    “林东榆他为什么要派你来?”余桑敲着桌面,冷冷地问。

    “因为余警官知道的太多。”他双手插在裤缝里,语气紧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