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谷粒网 www.guli.la,最快更新把男神撩到手之后最新章节!

    景安的公司很重视这次的公开,为了防止景安的女友粉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公司特地安排狗仔拍点照片提前预热一下。

    这就需要当事人的配合,一起吃饭、在街口拥抱接吻……余桑是没想到,景安的公司宣传如此细心缜密,直接将她要完成的任务做成策划书递交到余桑的面前。

    经纪人枫哥说的客气,“余小姐,今天晚上你和景安在三元酒店吃个饭,然后做一些亲密的举动,到时会有狗仔。”

    余桑翻开文件,里面详细说明了几点到几点,余桑和景安要做什么,完整看下来,仿佛读着言情小说惯用的桥段。

    “我会看着办。”她又不是演员,也没这么好的演技,“下午我预约了医美,那么……”她朝枫哥点点头。

    枫哥显然未想到余桑会以这种语气同自己讲话,他一时半会不知该回什么,等余桑提着包婀娜地扭着腰走了,他吊在胸口的气才泄了出来,“景安到底看上这女的什么了?”

    他捏着太阳穴,仰头试图平缓心情。身边的小助理白了枫哥一眼,咋舌道:“漂亮呗。”

    他对着余桑的背影比划着,“哥你看到了么,这脸,这身材。□□,我见犹怜。”

    枫哥冷哼了一声,“你们男人。”

    虽然枫哥对余桑的印象不算太好,但他也必须得承认,余桑她确实是个特别的女人。那种虽长相妖冶可人,但身上却不带风尘气,反倒是眉宇间散发着一种刚正的英气。

    他是很难想象,原先余桑的职业是会所的陪酒小姐。

    *

    深冬,六点开始,天边的微光便弱了,夜色越来越浓。余桑从美容院出来,接到景安的电话。

    他们约在街口的一家餐馆,两侧是落地窗,光线极佳。余桑未进门,就见到几个探头探脑的狗仔举着长炮蹲在面包车外。她弯下五指,算是和今晚的工作人员打了个照面。

    景安先来,坐在落地窗边,手沿放着一杯热茶。蒸汽凝结的烟袅袅绕在桌的上空,余桑走近,烟陡然换了个方向。景安抬头,对上余桑的眸子。

    余桑今天是照着枫哥的要求穿的,一身茶色温婉大方,短发别在耳后,露出脖颈的修长。

    她拉开椅子坐了,扬手叫服务员。景安目光挪向菜单,“想吃什么?”

    “我看不懂诶。”菜单上是法语,余桑看不明白便将单子扭个角度,递给景安。景安接过,翻开一页,操着一口流利的法语点了几个菜。

    菜点的不算多,但几乎都是余桑喜欢吃的。她切开一小块鹅肝,沾了点松露。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她未说完,倏然卡住。景安他该是记得的,六年前,余桑爱吃,景安喜欢带着她出去吃。完成任务的几个月,余桑胖了很多斤。

    所以说回忆真的很可怕,就算是普通吃饭也能莫名的涌出这么多。

    她晃了晃脑袋,偏头,瞥见狗仔朝自己的方向摇手。她便切了一块鹅肝,沾了一点松露递到景安嘴边,

    “啊。”她张开嘴,扬着笑。

    景安手上的动作停住,犹豫了一会还是张开嘴,乖巧地吞下鹅肝。余桑细眯着眼,指背拭去景安嘴角一点残留。她再看景安,发现他亦然直直望向自己。

    他侧脸被顶灯的光晕笼着,眉低压着眼窝,鼻梁高挺。余桑手上的动作滞了一会,许久,才伸出两根指头挠挠景安的下巴,“乖。”

    景安未动,一直望着余桑,等她想要收回手,他的气息骤然逼近余桑,“看镜头。”

    余桑僵了僵,鼻腔里钻进他大多的味道。他抵着余桑的侧脸,从窗外向里面看,这样的角度像是热恋的情侣在接吻。他五指修长,托着余桑的后脑。

    余桑撑着桌沿,配合着他。许久,他手指抽走,继而垂头。余桑望着他,见他嘴角抿开一丝清冷的笑。极淡,转瞬便没了。

    “今晚的任务结束了么?”她撕扯着桌上的食物。

    “嗯。”他回了句。

    “景先生,有没有一点点开心呢?”她说,“你看我配合的多好。”

    “没有。”他垂头,继续无声地吃着,只是耳根又红了一截。余桑知道,景安撒谎的时候,总会红着耳朵。

    这厮刚刚明明偷笑来着。

    她啜了一口红酒,笑意更甚。

    *

    晚上狗仔才拍了景安和余桑一起吃饭的照片,隔日景安恋爱便上了微博头条。

    嚷嚷着脱粉的也多,着急人肉女方身份的也多,挖苦讽刺景安找了个胸大无脑的美女的更多。

    余桑和枫哥翻着网友的留言,枫哥还紧张兮兮地怕余桑这丫头会窝火生气。没想到她关注点全部放在了,“哇,她说我胸大是美女。”选择性的跳过了无脑这两个字。

    “到底狗仔经验丰富”余桑手划在平板上,“这个角度真不错。”

    枫哥嘴角抽搐了一下,纳了闷,单从这些照片上来看,景安和余桑就是热恋期的情侣,他家景安又是琴手,想必演技不会这样出色,他多问了一嘴,“你俩真是假的结婚?”

    “我也想真的。”余桑刚说完,景安就从会议室外走了进来。余桑凑到枫哥耳边,“可惜,谁让我们家小景长在高岭上呢。”

    “在说什么?”景安莫名来了一句。

    “保密。”余桑对着嘴比了一个拉上拉链的姿势。

    ……

    *

    晚上,余桑等着景安在公司的事情处理完一起下班。余桑之前的出色表现让枫哥坚信,余变脸狂魔不去娱乐圈乃是娱乐圈一大损失。

    余桑盘腿坐在沙发上,“我还是觉得当无业游民比较快乐。”

    枫哥白了余桑一眼,从冰柜里拿出一个泡沫盒子,他刚从外地带了些水产品回来,提了一大箱让余桑带回去做给景安吃,“小景手伤还没恢复,你让阿姨多做点给他补补。”

    “景太太,景老师结束了。”

    “来啦。”

    余桑比了个手势,提着东西跑到门口去见景安。东西挺重,里面大概都是压成块的冰。

    景安穿着一身熨帖的西装,套了件深灰的呢子挡风。他在公司门口立了会,便有大批的同事上前问候。景安对他们很礼貌,微微点头算是回礼。偏头,就在那些同事的身后,看到了提着重物蹒跚走着的余桑。

    他几乎下意识地走上前接过余桑的重物,余桑摇头,“你手上有伤。”抬眼,一双明媚的眸子,“我很有力气的。”

    余桑竟比自己还关心他的手。

    “有伤的是左手。”他淡淡地回。余桑不再阻拦,将东西给他。问好的同事对他们不知凑在一起说了什么,景安路过时,突然拉了一下余桑的手腕,“忘了介绍,我太太。”

    余桑的心猛地收缩了一下。他五指冰凉,绕在她的手腕,脸上露出一点微不可察的笑。

    “景太太好。”

    “景太太好。”

    几个人收了打量的目光,依次问了好。

    余桑含笑点头,背过身就问景安,“我要不要换个闹钟铃。”

    “什么?”

    她打开手机录音器,递向景安,“说一句,景太太起床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